<em id="nljra"><acronym id="nljra"><input id="nljra"></input></acronym></em>
        1. <span id="nljra"></span>
          <th id="nljra"></th>
          <tbody id="nljra"><noscript id="nljra"></noscript></tbody>

            <tbody id="nljra"><pre id="nljra"></pre></tbody>

            <tbody id="nljra"><pre id="nljra"></pre></tbody>

            <tbody id="nljra"><pre id="nljra"></pre></tbody>
            <button id="nljra"></button>
              1. <tbody id="nljra"><pre id="nljra"></pre></tbody>

                <tbody id="nljra"></tbody>

                行業新聞

                論一路高歌猛進的工業煙氣治理

                source:TIME:2018-12-17 10:28:20 分享:

                      11月1-4日,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發生中-重度污染,PM2.5濃度急速上升;11月12-15日,39個城市拉響重污染警報,PM2.5小時濃度最高達289微克/立方米;11月23-26日,河北、山東、山西等北方多地再度陷入橙色警報……進入采暖季,重污染天氣出現的頻率與污染程度雙雙增加,霧霾接連殺下“回馬槍”,引發了公眾對大氣污染治理的高度關注。

                      分析人士指出,霧霾治理在“十三五”期間將帶來約8500億元的市場空間。在霧霾事件的催化下,大氣污染治理將進入風口,電力超低排放、非電領域排放改造等細分領域有望迎來更大的市場機遇。


                     1

                      近年來,污染天氣頻發成為現階段大氣污染治理的焦點和難點,工業排放是大氣污染的重要排放源。在污染物來源方面,專家分析認為:工業排放是SO2、NOX、一次PM2.5及VOCs的第一大排放源。工業排放作為最大污染源,對PM2.5的貢獻約占45%。

                      2013年9月,針對日漸嚴重的霧霾天氣,國務院公開發布《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

                      自2016年開始,環保部啟動工業污染源全面達標排放計劃,要求企業達標排放。此外,環保部將把新《環境保護法》與《大氣污染防治法》相結合起來,加大環保執法力度。
                  
                      各個地方也陸續發布了地方工業污染源全面達標實施方案,中央和地方共同發力治理工業煙氣排放。

                      一系列措施表明,治理霧霾已經上升為國家戰略高度,工業煙氣治理勢在必行。

                      業內分析認為,工業煙氣污染減排的潛力主要來自于燃煤和非電行業排放。因此推進工業煙氣污染深度治理和超低排放控制,專家建議未來實施煤電機組的有色煙羽治理和氨逃逸控制,推動鋼鐵、焦化等非電行業全面實現污染達標排放。

                      針對工業煙氣排放的問題,火電、鋼鐵等行業分別出臺了更高、更嚴的排放標準以期減少煙氣排放,打贏藍天保衛戰。

                      2

                      我國于2011年頒布新版《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GB13223-2011),于2012年1月1日起開始實施,標準對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煙塵的排放濃度要求均有大幅度提高,部分項目已嚴于歐盟標準,進一步促使火電廠進行節能減排改造,減少排放量、增添廢氣處理處置設施以提高處理率。
                 
                      2014年,發改委等部門提出“超低排放”,即在基準氧含量6%條件下,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濃度分別不高于10、35、50毫克/立方米,已經全面超越歐盟的水平,并于2015年底依照《全面實施燃煤電廠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工作方案》實施,東部地區、中部地區、西部地區將分別在2017年、2018年和2020年前基本完成所有燃煤電廠的超低排放改造。

                      我國目前煤電裝機容量9.8億千瓦左右,預計2020年上升到11億千瓦。已建燃煤機組脫硫、脫硝、除塵設施的安裝比例分別為99%,95%和99%,2018年8月,國家能源局印發《2018年各省(區、市)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目標任務》。文件顯示2018年全國煤電超低排放改造任務為4868萬千瓦。

                     在超低排放的基礎上,各地提出了更高更嚴的標準和要求。

                部分相關政策匯總

                      此外,還有些地方對燃煤電廠提出了煙氣脫白的要求。唐山提出,2018年9月底前完成19家燃煤電廠(含自備電廠、煤和其他能源混燒電廠)濕法脫硫煙氣“脫白”治理。連云港提出,火電、鋼鐵、平板玻璃企業以及65蒸噸/小時以上的燃煤鍋爐實施煙氣脫白工作。邯鄲提出,開展重點行業消白煙治理專項行動。按照冷凝再加熱的技術[1]路線,10月底前,完成全市電廠、鋼鐵、焦化和燃煤鍋爐等51家高架源企業93根煙囪的消白煙治理。

                      3

                      相比較已進入后超低排放時代的火電,鋼鐵的排放時代來的晚一些。雖然晚一點但是更猛烈一些。

                      2017年8月,原環境保護部《關于征求〈鋼鐵燒結、球團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等20項國家污染物排放標準修改單(征求意見稿)意見的函》中提出,修改燒結機頭煙氣特別排放限值,即在基準氧含量16%的條件下,顆粒物小于20mg/m3、SO2小于50mg/m3、NOx小于100mg/m3。并對物料(含廢渣)運輸、裝卸、儲存、轉移、輸送以及生產工藝過程,全面增加顆粒物無組織排放控制措施要求。

                      2018年5月,生態環境部發布《鋼鐵企業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征求意見稿)》。《意見稿》明確,新建(含搬遷)鋼鐵項目要全部達到超低排放水平。到2020年10月底前,京津冀及周邊、長三角、汾渭平原等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區域具備改造條件的鋼鐵企業基本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到2022年底前,珠三角、成渝、遼寧中部、武漢及其周邊、長株潭、烏昌等區域基本完成;到2025年底前,全國具備改造條件的鋼鐵企業力爭實現超低排放。

                      2019年9月印發《鋼鐵工業大氣污染物超低排放標準》。標準提出,燒結機頭(球團焙燒)煙氣在基準含氧量16%條件下,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限值分別為10毫克/立方米、35毫克/立方米、50毫克/立方米。其他工序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限值分別為10毫克/立方米、50毫克/立方米、150毫克/立方米。上述排放限值遠低于國家相關標準中40毫克/立方米、180毫克/立方米、300毫克/立方米的大氣污染物特別排放限值。

                   鋼鐵超低排放政策匯總


                      在收嚴排放標準的同時,個別地方還對鋼鐵企業提出了煙氣脫白的要求。如河北要求,鋼鐵燒結機(含球團焙燒)煙氣采取降溫冷凝的,夏季(4月-10月)參照煙溫降低8%以上,含濕量降低15%以上;冬季(11月-次年3月)參照煙溫降低15%以上,含濕量降低30%以上。山西臨汾要求,鋼鐵排煙含濕量超過25%以上時需采取措施降低煙氣排放溫度和含濕量,達到以下要求:夏季(4月-10月):煙溫降低8%以上,含濕量降低15%以上;冬季(11月-次年3月):煙溫降低15%以上,含濕量降低30%以上。

                      火電進入后超低排放時代,鋼鐵逐步實施超低排放,而焦化、水泥等行業污染物排放逐漸收緊,有色煙羽治理被提上日程。種種跡象表明,工業煙氣深度治理成為大勢所趨。

                      4

                      近年來,隨著行業的不斷發展,工業煙氣治理一些趨勢也愈加明顯:

                      首先煙氣治理深度化。無論是電力還是非電行業,污染物排放越來越趨向深度治理。從排放標準到特排限值再到超低排放再到煙氣脫白,工業煙氣的排放標準只會越來越嚴。其次控制過程化。隨著對超低排放要求的推進,超低排放必然會從末端治理轉向全過程控制。超低排放改造,不僅是煙囪尾部的超低排放,更重要的是全過程的超低排放,包括有組織排放部分的超低排放要求和整個無組織排放的超低排放要求,以及整個物料運輸系統的超低排放要求。最后技術一體化。目前我國已實施的煙氣處理技術基本上都以脫硫、脫硝、除塵等獨立存在的,而同時實現脫硫、脫硝、脫二噁英等一體化技術尚處于起步階段。但隨著產業的發展,一體化技術一定會是未來工業煙氣治理技術發展的方向。

                      最近業內人士表示,盡管政府監管越來越嚴,環保督查天天上演,但環保企業特別是民營環保企業卻仍舉步維艱。本來期待強監管拉動更多環保市場以及投資高峰的到來,但實際上卻并未帶來產業的“春天”,反而是進入了“寒冬”。我想說的是,包括工業煙氣治理在內的環保產業道阻且長,需要時間。既然冬天來了,那么春天還會遠嗎?

                      隨著工業煙氣治理的深入,很多環保企業進入這一市場。市場競爭激烈,眾多企業使出渾身解數以期能夠分得一杯羹。在此過程中,一批優秀的企業脫穎而出。為表彰那些優秀的煙氣治理企業,北極星環保網、北極星大氣網聯合舉辦2018“北極星杯”最具影響力十大煙氣治理企業評選活動(名單附后)。旨在通過評選活動推動的工業煙氣治理先進技術的推廣,促進了行業的健康發展。
                广东11选5开奖视频